Cover 聖淘沙─布拉尼總體計畫案將於未來二、三十年內分階段完工,重建後的聖淘沙島和布拉尼島將擁有五個不同的區域,同時也是自然環境保護區。

一手打造福南數碼生活廣場與濱海灣花園的Grant Associates景觀建築公司,為你解釋「親自然建築」能夠對抗氣候危機的重要原因。

Andrew Grant是Grant Associates公司的創辦人暨董事,同時也是一名景觀建築師,他認為景觀設計師在挽救地球生物多樣性和全球自然氣候上,可以發揮主導作用,他分享:「景觀建築一直以來都很重要,但在過去這段期間,卻普遍被視為新興發展的次要考量。」

「不同於以往,如今大家意識到景觀的本質是支持全球生命的基礎設施。」Grant自1997年於英國巴斯成立公司以來,已經在人類與自然之間建立起連結。Grant Associates與WilkinsonEyre合作,為濱海灣花園發想出前所未見的設計,後來,雙方再次攜手合作聖淘沙─布拉尼總體計畫案(Sentosa-Brani MasterPlan),以及中國天津的友好公園。

針對新加坡的專案,你們的處理方式有何獨特之處?

Andrew Grant(AG):作為一間設計公司,我們相信自身的優勢在於我們不斷尋找機會,試圖在解決都市化、氣候危機和生物多樣性滅絕等全球挑戰的同時,重新將人類與自然連結起來。新加坡提供了一個完美的環境來實踐這個做法,這就是我們於2012年在此成立辦公室的契機。

我們的設計過程是建立在我們對人類行為、自然和生態科學的知識上,並結合創新的設計技術。雖然我們喜歡有趣和創新的元素,但我們的做法並不只有體驗和美學,重點在於創造鼓舞人心的地方和空間,而這些地方和空間不只有其目的和獨特的個性,還能有益身心,並且是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Related: How WilkinsonEyre Bridges Art And Science In Projects Like Gardens By the Bay)

請與我們分享聖淘沙─布拉尼計畫案的細節。

AG:聖淘沙發展局(SDC,Sentos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將利用聖淘沙島與布拉尼島的整體特性,來吸引世界級的景點和新穎的夜間活動,同時加強島與島之間和島內的交通連接。未來將創造出道地且具備永續環境的新空間和新概念,其中包括煥然一新的海灘,以及更加廣闊的自然與文化遺產步道。


目標是為所有開發預定地創造一個具有韌性的景觀和生態環境,並善用這些島嶼現有的自然特質,同時加強及修復它們。重建後的島嶼將有五個不同風貌的區域,每個區域都能提供獨一無二的體驗,隨著旅客從城市到島嶼的距離越來越遠,這些區域帶給旅客的悠閒氛圍會更加強烈。

你認為你們在濱海灣花園專案所學的一切,哪些對聖淘沙─布拉尼總體計畫案有所助益?

AG:濱海灣花園的設計最早始於14年前,當時我們嘗試探索前衛的生態和永續發展設計原則、使用新的工程和技術,以及新的建設和培植方式。

相較之下,聖淘沙─布拉尼總體計畫案是一個策略框架,它確立了一個高瞻遠矚的願景,但並沒有擬定具體的細節。這些細節將隨著時間的推移,由各個設計團隊負責發想各個部分,並採取當下最佳的做法和前衛的設計。濱海灣花園與聖淘沙─布拉尼總體計畫案之間的共同點,都是將大自然作為靈感的主軸,並融入建築和景觀的細部設計。

綠色環境可以透過哪些方式對使用者產生正面影響?

AG:我想到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遊客看到雲霧森林中的瀑布的反應。我看過很多人走進巨蛋,當他們感受到涼爽濕潤的空氣,並看見種滿植栽的山峰,幾乎所有人都會面露微笑,並發出讚嘆。這些材料非常簡單,卻能強而有力地喚醒人類對野外景觀的想望,我想它們喚醒的幾乎是人類的本能反應。

然而,最重要的親自然措施莫過於是人類日常參與並成為生活習慣的事物。一年前,我在自己的花園裡安裝了一個天然泳池,這改變了全家人使用空間的方式。泳池的設計無需使用化學藥劑,只須透過礫石和濕地植物就能自然過濾,以提供乾淨的池水。整座泳池充滿了野生動物,不論是在此游泳,或是觀察池內和周圍的水和生命的樣態,都是非常美妙的體驗。

© 2021 Tatler As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