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今年九月於台北舉辦「2020年 Louis Vuitton 珍稀皮革展」,此次除了展出Capucines、Twist、Cannes、Petite Malle、City Steamer、Petite Boîte Chapeau與Milla等經典系列手袋外,最新發佈的PONT 9與人氣Dauphine手袋也推出珍稀皮革款式。

2020年LV「 珍稀皮革展」上,現場最高單價的包款來自Louis Vuitton 2019秋冬男裝的秀上款,這款紅色男士廂型提包要價台幣356萬;第二高單價則來自淺藍色的台幣306萬帽箱,呼應品牌最初即是以女用帽箱打出名號的歷史淵源。

從選定皮革到最後的品管階段,共需經歷350道不同的工序,依據皮革的特性和尺寸,歷經6至10週的鞣製過程,之後再耗時6週將皮革表面上色、滋養與拋光,完成後才能開始製作手袋。每塊皮革也都經過嚴格篩選,讓每個手袋邊緣的鱗片紋路都能相接,然後小心翼翼確保所有表面顏色和光澤完全吻合。

「長吻鱷魚皮」、「短吻鱷魚皮」和「蛇皮」是Louis Vuitton所採用最為獨特珍貴的皮革材質。以下為六種Louis Vuitton珍稀皮革系列的特殊製程與工藝技法,一起來看看,是什麼讓一顆LV的包款如此珍貴獨特?

1 / 6

撒哈拉天然金

靈感源自微風吹拂過的沙丘和沙漠景觀。撒哈拉天然金(Sahara Natural Gold)旨在詮釋日出之美,呈現太陽從天際升起的那一刻,晨曦在沙土上閃爍金光的畫面。皮革上金色鱗片間的線條,令人想起清晨在金色光芒下的蜿蜒沙丘,以及沙子的天然色彩與形狀。

撒哈拉天然金保留鱷魚皮兩側的天然色素沉澱,也就是保留灰色側部及白色中心部位之間的天然對比。包款採用尼羅鱷的原皮來製作,因為這種鱷魚品種的中心與側腹之間具有明顯的分界。工匠以金色顏料手工施塗在皮革上,然後再遵循「洗色」工藝,用軟布清洗,只在皮革凹隙(鱗片間、氣孔、疤痕等)中留下金色顏料。

2 / 6

鎏金

鎏金是一種具有獨特閃耀光澤的工藝,靈感源自蝴蝶揮舞翅膀時的金屬光澤。

首先,將鱷魚皮以滾鼓方式染上玫瑰色、珍珠灰、白色或咖啡色等底色,再使用兩種工藝為皮革賦予金屬光澤。工匠先以手工在每個鱗片上提上一層薄薄的金色塗料或咖啡色的金屬色,讓皮革能在不影響原始色彩和紋理的情況下,散發光芒。第二步在皮革上輕柔塗抹一層色彩,擦拭這層色彩使其更加柔和,強化深度印象。High-shine高亮技術與金色或銀色色調相互呼應,以微妙的方式增強其亮澤。

鎏金共可提供四種顏色:玫瑰色、珍珠灰、咖啡色(咖啡/金色)和白色。

3 / 6

琉璃

這種皮革製作技法,靈感源自不同紋理的結合和琉璃上的光線反射。

首先將鱷魚皮以滾鼓方式染上藍色或橘色,,接著在整個表面覆蓋一層銀色或金色,然後運用「洗色」工藝,使用軟布清洗皮革,並只在皮革縫隙中留下銀色或金色顏料(鱗片間和氣孔)。銀色或金色凸顯皮革的獨特紋理,強調每個鱗片的形狀和專屬的天然特徵。最後再以High-shine高亮技術增強其亮澤。

琉璃可提供兩種顏色:藍色/銀色、橘色/金色。

4 / 6

水墨

在水墨技法上,設計師以單一色彩及不同程度的暈染變化作為靈感。鱷魚皮上以看似雜亂無章的方式暈染,創造出水墨效果,讓包款具有神秘的形狀和獨特質感。

皮革首先以滾鼓方式染上白色,工匠再手工將黑色和灰色染料隨機覆蓋於皮革,接著在皮革上噴灑液體,,暈溶色彩,創造出隨機的「痕跡」或「污漬」。儘管是使用單一的黑色,暈染後的效果卻充滿想像空間。

5 / 6

雙色紮染

雙色紮染源自日本古老工藝「shibori」(絞染),面料經過打結、縫合、摺疊、扭曲和壓緊——再浸沒於染料,由此打造出一種用於裝飾傳統和服的特殊圖案。

這種工藝運用於鱷魚皮時,需要使用不同的線和工藝技術,以手工對鱷魚皮進行多次摺疊和打結。依照特定方式將鱷魚皮紮緊後,浸於第一種染料中,讓顏色穿透每層摺疊、繩結周圍的角落和縫隙。接著用手解開繩結,將皮革浸於第二種顏色,這種染料對未染色表面進行染色,造就雙色的設計效果。最後再由專家使用瑪瑙手工磨光,讓皮革擁有豐富光澤。

這種染色工藝所製造出的每個包袋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每張皮革的褶皺和紮染方式不同,每一款包包生成後都是不可複製的雙色作品。

6 / 6

三色紮染

三色紮染和雙色紮染同樣源自日本古老工藝「shibori」,需要對鱷魚皮進行多次手工摺疊和打結。

不同的是,在進行過前兩種顏料染色後,皮革需要再次摺疊,然後由專業工匠使用滴管為每一層摺疊賦予第三種色彩,打造抽象和諧的獨特設計。

三種顏色的結合下會創造出第四種顏色,形成繼對比又協調的特殊視覺,為每張皮革賦予全新美學深度。最後同樣由專家使用瑪瑙手工磨光,讓皮革上的每一種顏色,都能展現出純粹的光澤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