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社區富錦街的氛圍獨樹一格,不曉得這裡被施展了什麼魔法,一步上這條街道便讓人感到平靜,就連步調都變得緩慢,接近日本代官山的味道。9 年前獨自創業成為「富錦街生活圈」幕後推手的吳羽傑 Jay(或者直呼他的藝名「J 哥」),除了扎根於此地外,他也透過這一片小淨土,推廣台灣的特色文化,這裡是他實現心中美好生活的實驗場域。

「我很想要把這條街通通買下來,從 340 號到 355 號就好,去幫我放消息給房仲!」Jay 半開玩笑的告訴我,只要一跨越民生東路和敦化北路的交接口就是出城;與其說他愛富錦街愛到癡狂的程度,倒不如說他已經把富錦街視為人生的一大部分,不是唯一重心,卻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延伸閱讀:台灣地下文化的幕後推手!專訪創業家、滑板人 Sky:「文化不能斷,這樣沒辦法扎根。」

對於 Jay 來說,最大樂趣就是把日常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以好玩的形式變出新把戲,用不著擔心和其他人不一樣,因為長期下來自然會形成獨有的代表風格。就好比現在多數人提及富錦街,經常腦海中率先浮現 Jay 這號人物;2012 年創立富錦樹集團(Fujin Tree Group),或許是反骨個性使然,當初他會瞄準富錦街這塊瑰寶地,不光是因為居住在此,更大的原因是民生社區符合離市區近、整體氣氛卻又不同於台北其他地區的條件。

「我的初衷和目標從沒改變過:把世界帶進台灣,把台灣帶向世界。以往我們都在接受別人的文化嘛,可是我覺得台灣其實也擁有很多好東西,我想要更有脈絡的盤整起來一整包推出去。」當年,Jay 深信自己的第六感,他嗅到創造美好生活型態是巨大的商機,於是頭也不回的栽入創業的坑。

每個選擇都會帶來不一樣的結果,沒有百分之百正確的完美決定。

危機就是一把雙面刃

創業初期,辛苦歸辛苦,但新鮮的事業體佈局對當時的市場來說相當有話題,Jay 秉持著「做就對了」的精神,短短不到 4 年經營各式各樣的店家,包含服飾(選品店、代理日本品牌 BEAMS、UNITED ARROWS、BEAUTY&YOUTH),以及餐飲(咖啡、咖哩、冰店、台菜、生蠔和日本料理),甚至拓展到按摩店與花店。「我想,如果這些場域設計都聚集在同一個區域,建構出完整的生活圈,就會像是巴黎或東京的某個街區能夠一次滿足人們的所有需求。」

可惜的是事與願違,2016 年不但無預警的收掉多家店面,而且慘賠至少台幣一億元,同業更有人稱呼他為「倒店王」,他的積極作為瞬間成為阻撓事業發展的最大原因。「既是危機也是轉機,如果現在問我時間倒轉重來會不會再做一樣的事情,百分之百會,這是命中注定的;不過假設可以修正,我會選擇把資金備多一點,以前我資金備得不夠多,所以想要一口氣開拓這麼多事業體時,必定會出現現金流的問題。」

「這段經歷帶給我蠻多養分,因為那時我會知道誰是真正的朋友,誰在我最低落的時期依然站在身邊,而誰又離我而去,如果沒有走過這一遭是沒辦法看見的,這是花錢也買不到的經驗。」Jay 用一貫的樂觀態度分享那段往事,他以過來人的角度分享,只要信念夠強大,即可勇敢且快速的反應過來,並從中修正翻轉局面。

現在的富錦樹集團,旗下擁有 Fujin Tree Café、富錦樹 355 選貨店、富錦樹台菜香檳、niko bakery 日香高級吐司專門店,並代理日本「梵燒肉」、瑞士環保包包品牌「FREITAG」,他選擇將腳步放慢,雖然一樣勇往直前,但心態上更加理性並縝密規劃。往後若要開設新店舖,他除了備好現金流外,也會先做好最壞打算,「萬一真的做不成功,預設最差的狀況可能需要賠上多少錢,再衡量自己能不能夠承受得住,假設可以,那就衝吧!」

他的正向思考彷彿渾然天成,訪問途中可以明確感受到他的語氣肯定,絲毫沒有猶豫,就算嚐到失敗滋味也不見帶有後悔之情,想不到一切是自小養成的個性使然。「我媽是很樂觀的人,我爸則是相對悲觀,所以我從小就在兩個極端下成長,看著他們我不禁心想:哪個會讓我過得比較快樂一點?後來我開竅了,既然悲觀是一天,樂觀也是一天,那何不用樂觀的角度去看待事情呢?

「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覺,年紀還小的時候我們都喜歡詢問很多人的意見,有人會鼓勵你,也有人會告訴你風險、失敗機率,畢竟每個人的信心程度不太一樣。可是,如果本身信念不夠強,總是去聽負面評論,當遇到不同事情時就會開始害怕,一害怕很多事情就做不成了。」

Jay 坦言自己是任性的人,他歸納出來的結論是不要聽太多他人的意見,除非自己篤定對方的建言具有前瞻性,否則不會過度詢問跟參考別人的經驗值。成功失敗的機率是各 50%,不管是否要採納別人的想法,都應該要有明確的目標,相信自己預計把事業帶往哪裡,還有打算在這個領域走到哪個位置,強烈的自我主張跟自信才有辦法主宰未來。

一路走來不可能不迷網,可是我會做最大的努力,最終成敗選擇交給命運。

開店不難,但你的續航力有多久?

Jay 回想起當年的雄心壯志,他自嘲那時像發了瘋似的以十倍速度拓店,反觀現在,倒也不是說變得收斂,而是隨著年紀增長,他越活越灑脫。近年他致力規劃海外店的發展,最自豪的餐飲品牌「富錦樹台菜香檳」在 2019 年跨海到東京日本橋設據點,除了征服日本人的味蕾外,也把台灣的飲食文化推向國際舞台。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 2020 年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原先的規劃。

「本來想說日本店順利開幕了,接下來要去倫敦或紐約開店,結果 COVID-19 突然就來了,勢必兩年內都沒辦法出國。在不可預期的情況下,儘管訂定了清楚目標,執行過程中仍可能有很多曲折顛簸,整個團隊如果能夠順應著局勢去變動會是近期跟遠期的目標。」話鋒一轉,Jay 再度展現自己的幽默感:「還好現在我的店沒有很多,真的要再收的話也沒幾家可以收啦,應該撐得下去(笑)。」

合拍的工作夥伴可遇不可求,Jay 補充說道現在的富錦樹團隊陣容堅強,能夠讓他放手一搏做各式各樣的嘗試。「我覺得團隊非常重要,門市和總部的團隊都可以 support 我,不管順利與否還是能夠維持原本的營運。2016 年有非常多員工來來去去,公司的核心價值可能沒那麼明確,市場上也出現很多負面消息,導致我還來不及溝通對方就離開了,想說老闆一次開那麼多店到底在幹嘛?現在步調慢一點,希望一步一步的去跨越挑戰,只要能夠從這個危機中走出來,我們就會變得更強大。」

不難發現 Jay 充分運用曾在日本與加拿大的留學經驗,將其獨到的美學見解滲透每個事業體,不論是展店還是開設 YouTube 頻道「J 哥不錯!」,他還調侃自己一開始擔心出現在螢光幕前會不會太紅。「想做的初衷很簡單,因為我一向想帶給人們好的東西。以 YouTube 來說,我會分享像是男生為何要把衣服穿好、把頭髮做好,自己的信念跟邏輯還蠻清楚的。」言談間他充滿自信卻不驕傲,畢竟想實現心中的願景,如果沒有這般決心意志又該如何引領市場、說服別人?

Jay 觀察到近幾年開店似乎越來越不困難,在疫情爆發前店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可是綜觀來看「持續」跟「長久」反而變得越來越難,這時候「特色」就成了經營關鍵。「以前剛做富錦樹台菜香檳時,大家會說台菜很競爭難突出,而且家裡長輩都會做,問我為什麼要進入這領域?就連做吐司也有人說市場上已經有其他日本品牌很成功了,我憑什麼跟人家競爭?」

「最終是取決於自己的決定,我有沒有辦法做出不一樣的格局、和市場有所區隔?」例如 Jay 瞄準了 Affordable Luxury 客層,雖然是有質感的奢侈品,但多數人都可以負擔得起,讓大家沒有負擔的享受美好生活,自然開闢出與他人不同的方向。

「通常計畫創業的人會想很多,詢問不同人意見、做很多分析,但成功機率本來就各佔一半,想那麼多幹嘛?做就對了!只要在碰到壁之前趕快先轉彎,不斷地從中修正調整,肯定會越來越好的。」創業沒有任何捷徑,唯有鎖定市場、堅持的去耕耘,才有機會在賽道上跑得比別人長久。

人生不可能這麼平順完美,活著就是要快樂,不要浪費每一分每一秒。

拜託,別再追求 CP 值了!

Jay 是一個很 Real 的人,講話一針見血,當我問他對於台灣人喜歡講求 CP 值有何想法?他語重心長說:「十多年前任何東西大家都講求 CP 值,那我想反問你,薪水要不要來個 CP 值?」

「日本設計師佐藤可士和曾對我說,每個找他做設計的台灣人都講究 CP 值」,原本也要委託對方設計 CP 值高一點的文具,殊不知反被機會教育了一番,「他簡單扼要告訴我,這個世界上 CP 值是不存在的,好東西要花錢,尤其看似簡單的東西越是花錢。如果每件事都看 CP 值,就會形成不健康的市場。」

他也進一步分享,現在大環境已經好很多了,台灣人的「生活美學」出現不少轉變:「其實政府有在推也有差,比如文博會、各種設計節或展覽,甚至今年的台南早餐節也是成功的例子。這十年下來種下去的種子開始在遍地開花,許多有志之士打造出一個脈絡,這幾年台灣真的進步非常多,其實不太需要我了(笑)。」正當編輯心想,難道是趁機發表引退宣言,Jay 馬上補一槍:「會這樣說是因為覺得其他人真的做得很好,我去享受就好了!」

最後,我好奇 Jay 會如何建議在日常生活中培養出美好生活型態?他深思一陣後回答:「美感是一種文化,跟當地的教育、環境也有關,台灣不能跟日本或美國一樣,如果一樣就失去自己的特色了。年輕的時候我會想要去推翻去改變局勢,年紀大了我們知道是和平共處,然後從中欣賞找到美感。現在過四十歲後,我更傾向的是心境上的美好生活,這個環境的舒服你有沒有辦法去感受它?心情有沒有餘裕去享受?以現在來看,能夠摘下口罩就是美好生活。」

這個街區,越來越靠近我心中對於美好生活的想像。

© 2022 Tatler As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