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在三角洲上空低空飛馳,親眼目睹最佳野生動植物紀錄片的著名畫面。(Photo: Courtesy of Lightfoot Travel)

跳上吉普車,透過驚險刺激的探險與非洲迷人的野生動物來場近距離接觸。

海明威曾說過:「我記得在非洲醒來的每個早晨,都讓我感到身心愉悅。」身在這塊大陸上,你時常能夠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快樂與感激,尤其是在獵遊的當下。共同創辦Lightfoot Travel頂級旅行社的Nico Heath說:「獵遊在過去被視為難能可貴的假期,但現在有越來越多人熱衷於此。」

對許多人來說,在自然棲息地看到獅子和豹代表著心靈轉換旅遊(Transformative travel)的極限。Heath表示:「不幸的是,人類入侵和氣候變遷讓野生生物和景觀所承受的環境壓力越來越大。乾旱和盜獵不僅使動物的數量減少,同時使牠們的棲息地縮小。」為了回饋熱帶草原,許多獵遊旅館將環境保護和社區培力放在首位,這表示入住豪華旅館的旅客,能夠在享受一流假期的同時回饋社會。

See also: Emirates Launches New US$125k Private Jet Safari Collaboration With Roar Africa

Wilderness Safaris是一家永續發展的頂級獵遊公司,在波札那、肯亞、納米比亞、南非、盧安達、尚比亞和辛巴威皆設有營地,幫助保護七個生物群系中超過200萬公頃的原始荒野,其中棲息著39種瀕危的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行動物。該公司於2018年捐贈1470萬美元作為環境保護之用,足足比分配給股東的價值高出三倍,另有377萬美元用於社區發展和福利,為有需要的社區提供學校、鑽井和其他服務。

Wilderness Safaris的群體永續發展經理Neil Midlane博士說:「獵遊是保護這些獨特生態系統的一種手段。我們公司的精神與承諾就是保育野生動物,以及盡力恢復我們有權管理的大片土地,這代表與我們同行的所有人也參與其中,成為自然保育人士的一分子。每一位旅客都是我們的力量來源,讓我們堅持做對的事。」

See also: Sustainable Travel: Jeremy Jauncey On Why Rwanda Is A Must-Visit Destination For Animal Lovers

Lightfoot Travel旅行社不只致力於保育,還積極推廣低度旅遊(Undertourism),刻意挑選及宣傳需要支持的目的地,例如辛巴威。Midlane博士說,儘管辛巴威的政治和經濟較不穩定,但獵遊旅館仍然安全、舒適且物超所值。「國家公園中有許多瑰寶,能提供出色、道地的獵遊體驗,而且今年正是遊覽辛巴威的好時機,之後隨著需求增加,恐怕價格也會水漲船高。」

適逢絕佳時機,Wilderness Safaris預計於近期內升級位於辛巴威的Ruckomechi營地,以及位於波札那的Duma Tau營地,並計畫於2020年8月開幕Little DumaTau,這是一處主打四間帳篷式套房的獨特舒適營地。

越來越多人渴望體驗獵遊,因此也出現越來越多享受獵遊的方式,我在波札那、辛巴威和尚比亞的旅行中發現了一些新事物。

豪華的獵遊旅館突破傳統越野吉普車的限制,提供旅客壯觀的遊覽體驗。在專業導遊的幫助下,我能夠以徒步冒險、高空飛行,以及寧靜水域巡航等嶄新的方式來欣賞廣闊的平原。

透過這些方式來探索地形,大大改變了我的獵遊體驗,讓我能夠以不同的視角重新認識草原上的動植物,我相信不論是第一次參加獵遊的人,或是經驗老道的玩家,絕對都能有滿滿的收穫。

See also: Why Nancy Lee Is Helping To Save The Planet With African Parks

「獵遊在過去被視為難能可貴的假期,但現在有越來越多人熱衷於此。」
Nico Heath

徒步獵遊

行程:於辛巴威萬蓋國家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內的Linkwasha營地進行徒步獵遊。

我一直很期待徒步獵遊,不過就在我準備出發之際,我猶豫了。在前一晚的車巡獵遊中,我看到一群移動中的獅子,而在距離旅館約100公尺的地方,看見一隻獵豹在閒晃。在辛巴威萬蓋國家公園的Linkwasha營地的陽台上吃早餐時,我注視著平原上營地廢棄的水坑,那裡在幾個小時前擠滿了大象、斑馬和羚羊。

我們在黎明時分離開營地,踏上的不是能保護我們的吉普車,而是蠻荒的野外,這簡直是瘋了。我吃著麵包,雙手卻顫抖不已,我跟同行的夥伴說有幸的話待會見,他們語帶鼓勵地哄我說,如果真的遇到危險,我們的專業導遊Peter是一位出色的神射手,然而這句話並不能止住我的不安。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以一路縱隊出發。Peter手裡拿著一把步槍,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他是一位專業導遊,今年36歲,比任何人還了解這塊土地,以及上頭的花、草、鳥、獸。出發後沒多久,大概才距離營地幾十公尺,Peter就發現有趣的東西,那是一具經過風化的扭角林羚遺骸,散落在地上,Peter開玩笑地說:「願牠碎碎平安。」

在扭角林羚遺骸的周圍,可以看到巨大的大象腳印,寬約30公分,長約60公分,推測牠們排成一線往水坑的方向前進。這群大象昨晚恰巧直接穿越我們的營地,當時我們坐在火堆旁的座位,而他們那黑暗、高聳的身軀在陰影深處緩慢移動,然後停在營地的游泳池前飲水,看得我們瞠目結舌。Peter指出大羚羊和斑馬的蹤跡,並在我們噤聲前進前,先為我們詳細介紹這裡的景觀地質歷史。

透過步行的方式,可以盡情享受草原上的每一個細節。我蹲伏在地上,將手放進大象的足跡;我將手放在柚木上,感受剛剛被象牙刮過的樹皮;我凝視著一堆優雅的圓點羽毛,這些羽毛就落在鳥兒剛剛離開的地方。在擁擠的吉普車中待上數小時後,能夠下來動一動、伸展筋骨,讓我感到很輕鬆自在。

周圍的一切都很祥和,聽不見發動機或引擎的運轉聲。我感受到我的神經隨著大自然的節奏放鬆下來,緊張感也逐漸轉變成愉悅的勇氣。大家靜靜地欣賞地平線上的一草一木,寂靜的獵遊唯有靴子的嘎吱聲以及尖銳的鳥鳴啼囀聲隨行在側。

揚帆啟航

行程:於辛巴威馬納波爾斯國家公園(Mana Pools National Park)內的Ruckomechi營地進行遊船巡航,以及於波札那歐卡萬哥三角洲(Okavango Delta)內的Jao營地進行傳統獨木舟之旅。

我們乘著漁船漂浮在尚比西河上,此時眼前出現一群河馬,牠們前後旋轉著耳朵,撐大鼻孔吸吐,用宛如深黑色大理石的雙眼盯著我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看到河馬沉浮於水面,不滿地以鼻孔呼氣或張大嘴吧吞水,我們與這群河馬共存在這條宏偉的河流,雖然對牠們來說未必開心,但仍展現當家禮儀。隨後我們跳上Ruckomechi營地的河上遊艇;該營地位於辛巴威馬納波爾斯國家公園內,提供一間旅館和十座豪華帳篷,坐擁整個尚比西河谷的壯麗景致。

我和旅伴愜意地釣著魚,掛著釣餌的魚鉤在水中快速擺動,但我們其實無意捕獲任何東西。我們忙著談天說地、喝汽水和啤酒,更別說眼前的絕佳美景早已將我們迷得神魂顛倒。

馬納波爾斯國家公園就位在我們的右側,透過雙筒望遠鏡,我們可以看到一小群野犬臥在塵土飛揚的地上,想在獵遊中看到這群瀕臨滅絕的野犬並不是件簡單的事。牠們身後是一處低矮的懸崖,回想前一天的傍晚,我們才在那裡搭了篝火,一邊喝著飲料,一邊看著巨大的非洲太陽沒入河中,在河面上綻放出粉色與橙色的光輝。

山谷裡滿是茂盛的草叢和沼澤地,在乾燥、米色的獵遊營地待上好幾天後,能被大量的水流包圍,瞬間感到解脫。比河床高出500至600公尺的尚比西懸崖,罩上一層淡紫色,當中所形成的肥沃山谷鬱鬱蔥蔥,充滿浪漫氣息。

你很容易就忘記在這混濁的泥水中,四處都有鱷魚和河馬,只有大型哺乳動物才敢在這裡游泳。我們在日落時再次乘船出遊,遇到一對正在飲水的大象。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從各個角度看到數百頭大象,但接下來的場面卻是前所未見:牠們走進水裡並緩慢地渡過河島間的河道,在距離我們僅有幾公尺遠的地方,從水中升起他們的象鼻,好似潛水的呼吸管。

我們的導遊向我們展示最後一顆瑰寶。他停在一棵枯木下,上頭滿是南方胭脂紅食蜂鳥。身上妝點著紫紅色、胭脂紅和青綠色羽毛的食蜂鳥,快速地從我們頭上掠過、飛進飛出牠們鑿挖於河床峭面上的巢穴。我們身後的猩紅色落日射在牠們身上,使其絢麗的色彩呈現超乎尋常的生動與耀眼。我很感激那天晚上我們是乘船出遊,而不是開車,否則我們絕對沒有機會欣賞到這群美麗的食蜂鳥,不論任何照片或影片都無法真實捕捉眼前這幕迷人景致。

根據不同的時節,你也可以搭乘獨木舟遊覽河岸。在其他地方,例如波札那歐卡萬哥三角洲內的Jao營地,遊客可以搭乘由船伕在船尾推動前進的傳統Mokoro獨木舟來進行獵遊。Mokoro獨木舟沒有嘈雜的馬達,而且距離水面僅20公分,當你靜靜地滑過紫色百合花並穿過高聳的紙莎草,便能近距離觀察在水邊飲水的水牛、羚羊與鳥類,藉由獨木舟獵遊體驗身臨其境的感受。

See also: Uncharted Territory: 12 Breathtaking Shots Of North Sailing's Expedition In Greenland

「獵遊是保護這些獨特生態系統的一種手段。」
Neil Midlane

遨遊天際

行程:於波札那歐卡萬哥三角洲內的Jao營地進行直升機獵遊。

通常看到飛行員卸下我們所有的飛機機門,我並不會感到興奮,但這次我卻滿懷期待。我們的機長Michael來自波札那的Helicopter Horizons公司,他準備讓我們享受一覽無遺的歐卡萬哥三角洲風景。今年在歐卡萬哥三角洲發生了前所未見的旱災,許多綠意盎然的河流流域都枯竭了。可以看到過去用於水上獵遊的船隻都擱淺在灌木叢上,顯然我們正在行駛的道路正是原本水深數公尺的河床。

近期完成翻修的Jao營地擁有豪華套房,高高聳立在經常被薄霧籠罩的荷花沼澤上,目前放眼望去是一片沙質盆地,成為扭角林羚、水牛、斑馬甚至懷孕母獅的高速公路。然而,眼前這幕乾燥的風景並不是三角洲的典型景觀,因此Jao營地熱情地為我們安排一趟45分鐘的直升機飛行,讓我們有機會目睹這個半水生動物天堂的原始風貌。

See also: Singita Founder Luke Bailes On Asian Travellers' Growing Interest In Africa

當直升機在灌木叢上100至300公尺時,我發現這是我從未有過的獵遊體驗,原來我從未意識到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風景:綿長的象背與背脊的陰影,以及隨著隊伍移動時在肩膀上揮舞的耳朵;成隊的白色蒼鷺在高大的翠綠色草地上翱翔;閃閃發光的雲朵,以及如鏡般清澈的湖泊所倒映的藍天。我記得這些獵遊場景都出自於我喜愛的自然紀錄片,如今卻一一呈現在我的眼前。

當我們飛到奧卡萬戈河尚未乾涸的三角洲地區,我可以從上帝視角看到成群的埃及鵝、無數的長頸鹿、休息中的河馬,以及各種羚羊,包括稀有的驢羚、轉角牛羚、紫貂,甚至是跪在水池中的稀有林羚,若只靠Jao營地的吉普車是絕對無法到達這處仙境。

最令人吃驚的一幕,莫過於是三角洲上交錯在樹木林立的島嶼與埃及棕櫚樹之間的線條。Michael透過頭戴式耳機對我們說,那是大象的高速公路。這些象群幾代下來都隨著本能走在這些水中道路上,即便發生洪災也不例外,這使得河床的深度更深了。

看著大象依靠龐大的路網遷徙橫越南非,著實令我心潮澎湃。遨遊於三角洲上,微風迎面撲來,眼前盡是令人心醉的絕世美景,我不禁感謝這波旱災,否則我便沒有機會體驗這趟令人難以置信的直升機獵遊,我想這世上沒有比鳥瞰三角洲更美的風景了。

See also: More Than Safaris: 5 Underrated Destinations In Southern And East Africa

© 2021 Tatler As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