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烏茲別克體操選手丘索維金娜。Photo by Ezra Shaw/Getty Images

今年 46 歲的烏茲別克體操選手丘索維金娜(Oksana Chusovitina)在比完 2020 東京奧運後正式退役,雖然無緣晉級決賽,但她的運動家精神仍是讓人深感敬佩。

來自烏茲別克的傳奇女子體操選手「丘索維金娜」,在 25 日舉行的女子體操資格賽跳馬項目中獲得 14.166 分,總排名位居 14,確認無法晉級決賽。儘管如此,全場選手與觀眾都紛紛為她鼓掌喝采,還有新生代選手在賽後興奮的上前與她合影,而丘索維金娜也熱淚盈眶,令人看了十分動容。說是懊悔的淚水也好,感動的情緒湧上心頭也罷,這位傳奇體操選手的運動生涯劃上句點。

延伸閱讀:網球一哥盧彥勳 10 大勵志金句:「這不是只有代表我自己,是代表整個中華隊。」

這是她第 8 度登上奧運舞台,在東京奧運獻上最後一躍,難以想像的是她在體壇勇闖 30 年。運動員歷經長時間的訓練,身體傷痕累累、健康出狀況也是家常便飯,再加上隨著年紀增長,年輕一輩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必須把握時間用盡全力衝刺,在賽場上享受風光的每一刻。然而以體操項目來說,16 歲即可入隊參賽,平均年齡則為 20 歲以下,25 歲左右較不多見,30 歲尚未退役的選手少之又少。

放眼望去 2020 東京奧運的女子體操選手,唯獨丘索維金娜屬於高齡參賽者,甚至有選手的年紀比她兒子阿利舍爾(Alisher Kurpanov)還要來得小,不過她的氣勢絲毫不輸人,正如同她曾在受訪時所說:「當你站在領獎台,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不管你 40 歲還是 16 歲。」

延伸閱讀:郝雲娟用藝術治療克服失智症!近百歲時尚阿嬤的精彩人生才正開始!

1992 年丘索維金娜參加奧運賽事,首次征戰就獲得跳馬個人項目的銅牌、團體賽的金牌,隨後還在體操世錦賽贏得好成績,立即變成體操界備受矚目的新秀,還有以她命名的動作——直體後空翻兩周加轉體 360 度。

接下來的幾年,丘索維金娜每屆奧運都不缺席,作為國手發光發熱、擁有美滿的婚姻和家庭,原本丘索維金娜是眾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不料 2002 年寶貝兒子阿利舍爾被醫生診斷出患有白血病(血癌),使她的人生產生巨變。

當時烏茲別克的醫療體系並不如現在完善,丘索維金娜不斷地尋找能夠妥善醫治的方法,最後她在德國看見一道曙光;起初雖然可以放心治療,但龐大的醫療費用對她而言是一筆鉅額,在緊要關頭德國體操界伸出援手,透過募款等方式籌錢,同時,丘索維金娜為了賺取兒子的治療費,她選擇回歸體壇,在每項賽事拼盡全力。

就算 26 歲重新回到熟悉的舞台,卻難以抵擋不被外界看好的眼光,許多人認為高齡的她已經無法像當年那般英勇。丘索維金娜一心一意想獲得更多獎金,所以逼著自己朝個人全能方向發展,除了她原本擅長的跳馬外,還包含地板、高低槓、平衡木比賽,這意味著在一場賽事中她必須一人依序完成所有項目。值得一提的是,一方面為了貼身照顧兒子,一方面報答德國,她申請轉為德國籍,在 2006 年至 2012 年間是以德國選手身分在體操場上橫掃千軍。

丘索維金娜憑藉著過人的意志,即使是高齡選手,她仍在 2008 年北京奧運代表德國奪得體操跳馬銀牌、2012 年倫敦奧運以 14.783 分在跳馬項目得到第五名好成績,並持續創下多項紀錄:2014 年仁川亞運會,39 歲的她代表烏茲別克拿下女子跳馬項目的銀牌,以及 43 歲時參加 2018 年舉行的雅加達亞運會拼得銀牌。

她對體操的熱愛無人能敵,事實上,2008 年參加完北京奧運後丘索維金娜便得知兒子完全康復,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這位偉大的母親改變心態,全心全意的為了自己投入比賽,並從中獲得一切成就感。

每個人都存有恐懼,只有傻瓜沒有,可是當你每天訓練、做不同運動項目時,你可以妥善控制你的恐懼。